沉湎

生命万岁

邪恶的小小红(☆_☆)

色瑟:

【注意AU背景,算是红中心,威红有     一发完结  】                     


【从未写过TF文,漏洞百出请包涵,第一次献给小红】


   


      那时megatron还只是个不值一提的小角色,在地下竞技场靠着出卖搏杀技巧生活,朝不保夕刀口舔血。他刚刚结束一场比赛,将对手脑袋整个砍下后一如往常的打算去找上司讨要薪酬 ,刚走到一处较为空旷的休息室便听到轰天一声巨响,又是一次不知名的爆炸袭击,只是这次好死不死的被他碰到了。冲击波震垮了整个建筑,惊慌失措的惨叫此起彼伏 ,天花板像冰雹样的不断跌落,房屋抖动个不停,这让他逃生的更为艰难,跌跌撞撞活像是喝多了高纯。万分艰险的躲开了下落的筑材碎块却没躲过更糟糕的厄难,作为支撑主梁用的一根框支柱不堪重负拦腰折断、并就这么戏剧般的连带着房顶石料直直插进megatron的胸膛。悲剧贯穿的很彻底,这可怜的角斗士被死死地定在了废墟里。但不幸中的万幸是那东西擦着火种舱的边而过,并非直接要了他的命。爆炸结束后Megatron试图集中力量拔掉钢梁,但收效甚微,挣扎了半天只让自己的处境变得更糟。机体遭到重创,能量液流了一地,力气不断地从胸口的大洞里滑漏,系统警告一个接一个的弹出,真他渣的棒透了!这让megatron忍不住用他所知的各种低俗直白又刺骨的脏话去问候普神全家。


      在怒骂的同时,megatron也打定了主意,现下最佳的方法是主动下线,进行平衡锁定,减少不必要的能量损耗、集中供应火种。然后下一瞬这条看起来迫不得已的活路也被堵死了,他遇到了starscream。


       百万年纠缠的一个起始,看起来既不恢宏也不闪亮,有的只是无以言说的焦虑和不安。


      瓦砾堆中一阵丁零当啷,一个幼生体从碎石渣里爬了出来。一双红色的光学镜在不正常的闪烁,断断续续十分乏力。Megatron从那仅剩的残翼和破烂变形的轮廓中勉强识别到这是一个seeker,或者说曾经是,毕竟那玩意现在看起来和天空完全扯不上什么关系。这幼生体不可思议的细瘦,他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几乎就是快只剩下了一个尖峭的框架结构,唯一完整的只有小小的头雕,装甲大半不在了,机体破损严重到他能看见一点金红色的火种光芒倾泻而出。这也是小东西还没死透的唯一证据了。


     这个幼生体佝偻着身体以一种连走带爬的诡异姿势迅速的移动到了角落,那里有一个角斗士很不幸的被钢料砸的直接下了线,大半身体被埋。如果不是亲眼所见,megatron简直不敢相信那看起来可怜至极的seeker居然会在这种境遇下笑出来。一个雀跃欢欣的爽朗笑容,如此的不搭。紧接着小不点跳上了那个庞大机体的背,匍匐起伸出爪子优雅的划到脖颈,他叮叮当当孩子气的敲了一会儿,然后不知从哪儿爆发出一股凶劲儿,嗖的一声掀飞了一块厚重的装甲,细密又脆弱的管线暴露无遗。幼生体偏着头盯了会儿,就像是在挑剔着餐盘里的美食,但不多久他便做好决定。干脆利落的找到最致命的那条,毫不犹豫的用利爪割断。能量液喷洒而出溅了小鬼一身,看来再过不久就可流干,然后那倒霉的家伙就要长眠到永远。吃过不少硬仗,在角斗场拼杀至今,如今却被一个看起来不堪一击的幼生体干掉,太过讽刺也太过窝囊。英雄为什么总要死于鼠辈?Megatron忍不住感叹。但另外一方面,那个seeker的熟练利索也让他大吃一惊,想来这种勾当定是经常上演。


     Megatron还在沉浸于自己的思虑,那小seeker却又行动了起来。他从一片狼藉中跳下,然后疯狂的刨开巨石砾块,不到几分循环便打通了一个狭小的通道直达死者的躯下,seeker吃力的爬了进去,根本不顾翅膀被重重的划伤,反正那残肢也没剩下什么了。不久小鬼就攥紧一点能量块再度出现在megatron的视线里。蹦蹦跳跳,兴奋的难以自已,他飞速找到一个空僻阴暗的夹角,大口大口的咀嚼起来,表露的火种一阵阵的辐射出猩红的光彩。


     普神保佑,那小怪物吃饱后最好就不要来他这儿找不自在。 


    普神显然没有听到这个不久才侮辱了他全家的、不虔诚信徒的祷告,甚至还打算雪上加霜一把。


     啃咬的刺耳声渐渐停了下来,沉默又再次降临这片废墟。太静了,Megatron仿佛能听到自己火种的跳动。那种屏息的宁静,像是有谁跃跃欲试又耐着性子藏牙隐爪。那双小小的,闪烁不定的红光镜还是向他转了过来。


     窸窸窣窣声越来越近,转眼那小鬼爬到了幸存的角斗士面前,躬起身警惕的观察。说实话若是在往常,megatron就算碰到一打这样的对手也丝毫不会在意。可他现在可以说是动弹不得,无力反击。那就只能关闭光镜,默默寻找机会。


     小seeker观望了一会儿,他终究还只是个幼生体,压不住好奇心,或许更为直接的原因是耐不住饥饿,等不了多久还是要下手了。他小心翼翼的绕到这庞然大物的脑后,打算故技重施,不料爪子刚一碰触,他便被一只巨手牢牢地攥住。幼生体脆弱的装甲根本不能抵抗这股蛮力,清脆的断裂声开始传来。毫无疑问megatron决定要一了百了的碾碎这个威胁,对于结束这么个小生命他可没什么精神负担。


     然后一声尖锐到几乎能刺穿megatron音频接收器的怪戾尖叫爆炸了开来,那高分贝的毒刺根本不像一个正常的TF能发出的,冷冽又疯狂的噪音快要撕裂他的头雕,迫不得已角斗士松开了钳制,那失控的鬼哭神嚎才刹车般急停下。幼生体连滚带爬跑到一个安全的距离,而后恶狠狠的回望着罪魁祸首。


     那扭曲的小脸上挤满了暴怒的狞笑,清洗液从一只被捏碎的红色光镜渗出,说不出的怪异。


     Megatron徒劳的试图坐起、忍着疼痛去掰断那禁锢他的钢梁,但着实没什么力气,挣扎了半天还是认命般的躺下了。


     这番白费功夫倒是取悦了不远处的小seeker,他又再次靠了过来,选择了一个足够近但又不会被抓到的位置。


    “不必起身恭迎我了,你就乖乖的坐以待毙吧!*”沙哑又傲慢的一句话从seeker的喉咙翻滚而出。


     这是starscream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这句留着对自己说吧小渣滓,如果你坚持要自讨苦吃的话。”megatron咆哮着反击。


     这是他对starscream说的第一句话,之后的岁月谁又曾料想,结局竟在开端决定。


     Megatron知道饥饿的seeker想要能量块果腹,但他也同样需要,因此绝不可能交出,短时间内他可以保持清醒提防着偷袭,但不会长久,他只能寄望于同样中伤不浅的幼生体知难而退。那么在他顺利的等到救援前,局面开始僵持。


      他当然能坚持住,megatron默默地在火种里给自己打劲儿,比这更糟搞得情况他又不是没遇到过。但如果说在竞技场里被某个实力相当的对手收割老命那还能勉强接受,可如今一想到将死于一个籍籍无名又瘦小不堪,一个如同笑话一般不能飞行的幼生体seeker手下,那会让他非常不痛快、恶芯。


     Megatron像盯着一块废铁样的打量着幼生体,实际上小家伙也快与垃圾无异。锈迹斑斑,仅剩的装甲上沾满了黑褐色的污垢以及干涸的能量液,散发出一股腥酸气,扭曲变形的细长小腿偶尔抽搐着抖动,只存翼根的双翅和遍及全身的凹陷划痕。普神才晓得这小鬼之前遇到过什么,可他也没什么闲心去为探究惋惜了,毕竟自己也命垂一线。 


     小seeker在安全的距离外来回踱步,谜样的悠闲,他知道谁才处于被动。


    “你不可能坚持着不充电的,一旦被我抓住机会,你知道后果的。”seeker正对着megatron蜷缩着躺下,他看上去像要休息会儿,但那双光镜可看不出丝毫的疲倦,“你以为我是个丧芯病狂的疯子?我很饿,只想要能量块而已,交出来、我们都可以平安无事,那样不好吗?” 


     Megatron只以怒视作为回答,明显的拒绝。


     幼生体发出一阵低沉的呼噜声,沙哑又粗糙像是长满了刺“那我们就耗着吧。”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除了风扇运转的轰鸣声再无其他。Seeker看起来进入了充电模式,安静无害,可megatron不会轻易相信。这可能是个圈套,骗他放下警惕然后致命一击。可他渣的真是太累了,能量流失的眩晕一直盘桓不去,他恍恍惚惚的下线又骤然惊醒。抬头,seeker依旧保持原来的睡姿,毫无动静。疲倦快要把他压垮,如海的睡意抓着他的腿拼命往下沉,下沉下沉,他渐渐地无力挣扎。神志不清就像火种脱离了躯壳,在无垠的宇宙漂流,随着群星一同闪耀。紧接着他听到了幽灵一般的喘息,太近太近了,贴着他的音频接收器,贴着他的火种。


     他猛地打开光镜,用尽全力将耳际的偷袭者丢了出去,只听见轰隆一声撞击的巨响和着惨痛的呻吟。正中目标,megatron终于发泄般的放肆笑出声来。


    Seeker的情况可没这么好,他费力的从墙角爬起,机体上的零件摔散的更多了,他抱着腹部颤抖个不停来抵御铺天盖地疼痛反馈,一只脚完全被摔断,只能可怜的踉跄跛行。可他最终还是站了起来,手脚并行,并再次朝着megatron前进。


     角斗士忍不住猜想,就算他的两条腿都被打断,他也会再次爬过来。一如既往、死不悔改,megatron无法忘记这一幕,那个一意孤行的seeker,那个为了活命就什么都不顾的seeker,那个傲慢到对其他生命毫无所谓的seeker,那个凛然狠辣的像是毒药的seeker——starscream。


      普神让starscream活着像是一种疾病,只能靠吞噬他物的性命存活,让人不快的残酷和阴寒。可以璀璨也可以蛰伏,那无与伦比的韧性,无懈的活力。他可以苟延残喘,也可以狼狈不堪奄奄一息,但你知道他终将卷土重来,他永远可以死灰复燃!他懂得怎样是处心积虑,他深知什么叫不择手段。与其说他拥有不灭火种,不如说不灭火种掌控了他,成为炫耀其生命的载体。*


 


     ALL  HAIL  STARSCREAM !!! 


 


     Megatron突然迷恋上了那种虎视眈眈,自虐式的快感。他开始沉醉于那种忐忑不安中,就像当他无法彻底征服恐惧,他便试着勾搭,狼狈为奸。


    接着光阴荏苒,总会有些什么在阴暗中不知不觉的滋长、变化。就像现下,seeker变得窈窕光鲜,长出了完美有力的翅膀,艳利的不可方物。但你也知晓,越是美丽越不可碰。Starscream还是毫无负担的酣睡在megatron身旁,只是靠的更近更近,近到了可以让他长睡不醒。成长为领袖的角斗士依旧不敢轻易沉眠,只因在他俩独处时有些画面总是不受控制的上浮舒展开来:两个生灵在荒芜中拖着垂死的躯壳,相互猎取着对方的生命。*


                                                                                              END


 








*1借用BW里我很喜欢的一句台词


*2我改了一句形容异形的影评,因为某些方面异形对于生命的执着会让我想起小红


*3这是杰克伦敦写的《热爱生命》里的一句话,说实话我好爱这篇中学课文,也是在重温的时候想到了梗,我这篇原来的标题本也打算是热爱生命


最后,献出这篇拙作敬小红,在我心中小红就是生命力的代表了,我真的好爱小红不灭火种的设定,别说在宇宙飘荡就是穿越时空也行啊。


终于写了一篇有关小红的脑洞了,心愿已了,可以乖乖等着开学了


顺便把小红小时候写的那么惨真的是爱他的表现,他可是我的挚爱啊!


PS最近都没粮食吃,我饿的快和小红一样的疯了_(:з」∠)_

评论

热度(123)